Follow Us
News 最新消息

  • 2017.07.19

    添翼徵才【誠徵製作執行/助理】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14

    【盧廣仲 春季巡迴 Live in Ticc&魚仔單曲 簽唱會 行前公告】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07

    【花甲男孩轉大人】盧廣仲全創作原聲帶 |數位音樂平台試聽全面上架|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04

    【盧廣仲 2017 春季巡迴 安可場 LIVE IN TICC】秒殺完售 8/20再加場

    Read more...

back to news list
2015.07.28

添翼特刊--白目樂隊主唱 高小糕專訪

看白目樂隊的表演,內心隱隱約約有什麼被點燃奔放了起來,視覺與聲音的衝擊、有一點因為接觸到內心深處而感到害怕、崇拜…..許多不知道怎麼去定義的感覺,但從主唱高小糕恣意擺動的肢體中,我們很確認被他們的音樂狠狠衝撞後心中一定留下了烙印。

今天添翼特刊特別採訪到白目樂隊的主唱-高小糕,讓大家一窺她充滿獨特美學演出背後的故事。

 

師大中文系畢業 喜歡讀『老子』

看見高小糕在舞台上的狂野,你很難想像她是師大中文系畢業的學生。

幼稚園時在夜市看到有人賣鋼琴,跟媽媽吵著說要彈,高小糕因此開始學習樂器,高中時加入景美熱音社,總是在休息時間很搖滾的拿著掃把擺著彈吉他的樣子。

叛逆、不順從的高小糕,大學時卻選擇師大中文系,高小糕說:「那時候認為念中文系對創作有幫助,而且離地社、the wall、聖界很近,甚至覺得以後當個老師也很不錯。」後來進了師大,由於當時的師大是一間以當老師為出發點的學校,以前在高中時非常瘋狂自由的小糕,來到大學反而感覺保守氣氛的壓抑,非常痛苦,在學校沒有聊得來的朋友。可能是為了逃避,高小糕每天中午都跑去圖書館睡覺讀書。而她最喜歡的中文著作是『老子』,這真是很意外的反差,或許躲在搖滾樂裡面就如同道家的與世無爭吧。

大膽白目 白目樂隊的美學精神就是『反美學』

白目樂隊 離經叛道的顛覆想法,大膽使用女性符號、儀式般地舞蹈。衝撞大眾習以為常的美學標準。高小糕說“『反美學』就是白目樂隊的美學精神。並不是我們特別喜歡搞怪,只是這是真實的。”
成軍十年,時常參加國外音樂祭且受到爆棚歡迎的白目樂隊,堅持根在台灣,想要做出屬於自己的搖滾「因為我們真的蠻台的。」高小糕說。
聊到其他兩位團員,她形容貝斯手范仲瑜是樂團中的智者。鼓手小光是懂得複雜節奏技巧,是『最厲害的』。而新的吉他手鄭平,優異的技巧和概念帶為白目來了更多全新的元素。
白目樂隊不追求特定風格,廣為吸收各種元素, 在音樂中製造衝突,表演呈現多元性。高小糕聊到團員們喜歡的東西其實重疊的不多,所以當努力要做出三個人都很滿意,碰撞火花、實驗的時候最開心。而且藉由玩樂團可以延伸出視覺、舞蹈、服裝等不同的事情。

高小糕喜歡現在這樣雖然很窮但能跟這群非常反骨的人一起玩音樂。希望聽眾能藉由他們的音樂得到心靈和思想上的解放,高小糕說:「因為這樣會很快樂。 」白目樂隊的演出裡的確有一種力量, 驅使人們開始思考。

「每個生命都是特別的。 」

『你應該要解放自我。』高小糕如是說。在社會中被許多的框架和標籤束縛,高小糕在音樂中,找到能夠純然地解放,也是她接近純真本能的一種渴望。

舞台上你可以看見高小糕的強悍難以馴服,看見她的囂張。過去的她極端叛逆,自己承認受到傳統性別架構下的男女刻板印象影響,抗議或是女性議題也是源自于的這樣架構邏輯。但是現在的她更想回歸人類本能,找到生命的原始跳動,完成自己的藝術,演出就是解放聽眾本能的儀式。白目樂隊的音樂裡有很多憤怒的成分,「我覺得人的基因裡面有喜歡憤怒的基因,只是看有沒有被喚醒。」高小糕冷靜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。

她說『每個生命都是特別的。』
 

女性的堅韌時常是台灣社會中的問題解決者

高小糕的母親在父親生意失敗後去餐廳大夜班上班養家,家裡時常爆發肢體或口角衝突。而母親一肩扛起家計,兒童時較容易將過錯歸究父親。現在思考,她覺得父親的逃避其實是父權體制的受害者,但台灣的教育沒有訓練大家去想事情背後怎麼發生的,思想就變得容易操控。 自小時常看見父母衝突的高小糕, 希望藉由他們的音樂給予的撞擊,並鼓勵大家多多思考再下自己的意見。

然而這個成長背景,也讓她一直看見女性的堅韌,也讓她習慣應付各種困難狀況「我覺得女生很強,解決事情的能力比男生還有韌性。」



「服裝是一種儀式」第一個舉辦服裝展的台灣獨立樂團

高小糕說的:「白目是我的生命!」

今年舉辦「無機體/ 演化- 白目十X Hikky Chen 服裝展」,是第一個舉辦服裝展的台灣獨立樂團。因為服裝對高小糕來說,就像一種儀式「 服裝可以讓你想要表達的東西更整體。」私底下穿著很樸素的高小糕這麼說,她鼓勵所有的人都去穿出自己想要的樣子,不要害怕勇敢面對自己的人生。高小糕認為音樂、舞蹈和服裝的結合的儀式已經存在了幾千年,白目樂隊可以成為觸媒,挑起人類對節奏、對音樂原始的渴望。



新專輯籌備中 喚起基因裡原始吶喊

目前新專輯正緊鑼密鼓籌備中,白目樂隊正專心的研究更多不同的聲音表達方式,想藉由聲音刺激到細胞,細胞甦醒後喚起基因裡原始的吶喊。新專輯內容包括環保、生態、社會議題。希望這張專輯能讓大家找回對音樂和各種事物最初的悸動,解放自己,喚回最本能的自己,將會是一張概念主導的專輯,「但也不敢說概念有多強,這要留給別人講。」高小糕俏皮地說。

畢業自師大中文系,會取『白目』這樣的名字作為團名,絕對具備充足的幽默感。

這也正是聽眾看白目樂隊表演的感覺,衝突、本能、憤怒、幽默時而反諷,他們不只是一首好聽的歌曲,而是感受一個力量。『白目』或許不只是你以為的『白目』,而是一種對自己的解放。

採訪編輯:討海人
文字整理:洪詩婷

延伸聆聽:
白目十  物種形成  台北REVOLVER 定點巡迴

延伸閱讀:
添翼月刊NO.1 刻苦自學的錄音大師楊大緯專訪
添翼月刊NO.2 熱情專注、站在資訊前端的聲音大師-樊乃綱 專訪
添翼月刊NO.3 獨創風格的地下貝斯女王-林羿妏專訪
添翼月刊NO.4用造型表達生命特質的藝術家–曾瓊鶯專訪
添翼月刊NO.5 用燈光構圖的魔幻藝術家-黃文信專訪
添翼月刊NO.6 認真玩出獨特風格的藝術-吉他手-韓立康專訪
添翼月刊NO.7 永遠保持好奇的 音樂生活哲學家 奇哥專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