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llow Us
News 最新消息

  • 2017.07.19

    添翼徵才【誠徵製作執行/助理】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14

    【盧廣仲 春季巡迴 Live in Ticc&魚仔單曲 簽唱會 行前公告】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07

    【花甲男孩轉大人】盧廣仲全創作原聲帶 |數位音樂平台試聽全面上架|

    Read more...
  • 2017.07.04

    【盧廣仲 2017 春季巡迴 安可場 LIVE IN TICC】秒殺完售 8/20再加場

    Read more...

back to news list
2013.12.06

陳綺貞 時間的歌 12/6 感動發行

博客來購買連結 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cdfile.php?item=0020175806
暌違四年,樂迷翹首盼望夢幻逸品
陳綺貞出道15年的第六張大碟  『時間的歌』

關於『花的三部曲』
一個台灣女生的樣子
十年前,陳綺貞開始了” 花的三部曲”的寫作。首部曲“華麗的冒險”是花的『腐朽』。 從淡水改裝錄音室開始出發的絕美之作。
二部曲“太陽“是花的『重生』,在陳綺貞家中的衣櫃錄製。能量卻如密度極高的恆星,將自我外放 。即使黑暗不可避免,也要以最大的釋放驅逐黑暗於片刻。綺貞的音樂在此時展現一個新的視野。 牢牢吸引更多忠誠樂迷的目光究竟,十年前就已預見的第三部曲”綻放“, 將以何種形式問世,呈現的又是何種能量?

生命繼續勇往直前
這幾年之中,陳綺貞演唱會場場秒殺,成為『最低調的演唱會女王』。造就獨特的『陳綺貞現象』,甚至悄悄改變了唱片生態。儘管已經成為票房保證。世俗的成功並沒有讓她滿足現狀,繼續充滿勇氣地探索未知。長期來,作為城市的隱居者。她把生活連結了世界,不只是音樂元素的擷取者,而是作為參與其中,其過去現在未來中的一員。
她出現在無數校園演唱中。去過古巴攝影,去非洲救助愛滋,到土耳其觀看世界。開過攝影展,跟書法藝術家董陽孜老師在北美館辦展,和女性藝術家策辦女性主義的pussy tour展演,參與其他藝術展演與公益活動,組成The Verse獨立電子樂團。
在許多作為“陳綺貞”出現的場所之外,也有更多她作為“非陳綺貞”存在的日子,因腹膜炎住院休養,在家看“島嶼寫作”,去政大聽文學課。如此循環往復,重複經歷白熱化的存在,與闇黑渾沌的療癒,如同宇宙由收而放,由放而收,第三部曲的輪廓遂逐漸浮現。這一切歷程,構成了“花的綻放”。

第三部曲   『綻放』 月亮,太陽與繁星
“綻放”是在時間中的分分秒秒,時時刻刻。它將不是一個孤懸的,高潮式的結局,而是無所在,無處不在的視角。
陳綺貞將“第三部曲:綻放” 命名為“ 時間的歌”(Songs of Transience)。
形式與情感
1.序曲:時間的歌
西方諺語說:人無法將腿踏入同一條河流裡兩次。時間就像河水般不斷流去,給事物帶來改變,給生命帶來死亡。可是時間也是始終存在我們身邊的命題:如果時間是愛人,他就是我們必須相伴一生,一起走到底的人。綺貞說:寫這首歌是想給自己一點勇氣,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讀時間,或許會在其中找到面對時間的力量。整首歌是三段的三段式詰問:詰問時間對“我”、對“你”的意義。—少有人敢於在流行音樂中寫這樣深刻的主題。編曲是綺貞心目中的莫札特—李雨寰。一開始我們聽見鋼琴和貝斯冷靜、規範的節拍,忽然在中場華麗地轉換了節奏,之後沈寂後再現的, 則是冷靜與華麗的融合體。正反合的變換,或許可以說是李雨寰也將他對時間的看法帶入了:在綺貞的時間三段論之上,回應了他的三段論。綺貞說:“ 文字的美,只有音樂知道。”這首對時間的詰問之歌,可以說是個明證。透過音樂的創造,詰問也變得優美。以此為序曲,便是這張“ 時間的歌”專輯的展開。
2.漣漪
“漣漪”像一個故事大綱。這個故事是關於一個漣漪,向創造了它的雨滴傾訴。對“漣漪”而言,自己短暫的,終將歸於平靜的一生,全都是一滴雨的創造物,是它無止盡的迴響。但隨著漣漪擴大,與湖面上其他漣漪交錯、激盪、變形,帶來無法預期的美麗。陳綺貞有一陣子著迷於圖像思考,一本筆記本畫滿各種圖形。“漣漪”的故事,發生在垂直墜落的雨滴,與水平延展的湖面之間。它的起點就是這麼一個極簡的畫面:一個抽象的座標。從音樂看,綺貞說:“這是一首電吉他的協奏曲。”以吉他指板為中心,手指在外,靠近或離開核心,吉他鐘音形成漣漪的效應。而電吉他和非洲鼓之間的對話,也像漣漪和雨滴之間的關係。從這首歌可以看陳綺貞雙子座 AB型的創作者性格。她可以從很小的起點開始,不斷深入,變形,尋找融合與蛻變。像她最喜歡的畫家 Paul Klee。在極小的座標上,專注投入了所有的情感:“此時此刻我的人生就是想做這件事。”徹底不保留地綻放後,再同樣不保留地往下一個主題出發。蛻變是呼應外在環境,歷經封閉內省後,而終於專注綻放的結果。這樣的綻放正像漣漪。
3.雨水一盒 
“雨水一盒”的鋼琴,鼓,貝斯是同步錄音的,三名樂手在錄音室裡一起彈奏出“ 雨水一盒“。陳綺貞把鋼琴彈得很暴力,很猛。甚至用手肘彈。電吉他音牆絕美哀傷。“ 雨水一盒“的歌詞是夏宇的詩。夏宇說她寫的是死亡。陳綺貞為詩人夏宇的詩作譜曲,並且在錄音室以鋼琴為基底同步錄音,創造了奇情迷幻的搖滾曲風,與詩人跳躍的意向,無邊的想像力相互呼應,綿密精準的電吉他早已超越今日常見的緩飆小情調,展現強悍與細膩的衝突對照,不論編曲及詞曲皆為華語主流樂壇罕見之作。
為了表現鋼琴俱有破壞力的另一面,陳綺貞在錄音時出奇不意以手肘撞擊低音,讓音樂與文字形成揮灑的雙線圈,留下音響回授的餘韻。
4.Peace and Revolution
當你感到迷失時會怎麼做?為了看清自己、做自己,先築起封閉的牆避免干擾?還是打開自我的疆界,冒著更混亂的危險,去和外界交融?這兩者綺貞大概都嘗試過。她清楚那種又孤獨,又離不開社會的感覺。雖然渴望獨處,但一段時間後若不能和人交流,自我也將限於荒蕪。齊克果說:“人既是精神上的獨立個體,也是社會的公民。” PEACE and REVOLUTION結合世界音樂和電子的元素,但在汲取世界音樂的養分時十分節制,可以說只取一瓢飲。製作人鍾成虎說:“綺貞音樂的抽象和哲學思維,讓唱片製作難度極高。但製作音樂就是要解放音樂人的想像空間,讓所有有才華的人盡情揮灑。” 因此,一首歌可能在他心中有過20種想像,但最終他選擇來呈現這首歌的形式,會是他認為想像力最開放,最能開啓陳綺貞未來音樂可能的一種。
製作人說:“ 一首四分鐘的歌,可能要經過4000分鐘的實驗。”這首歌和土耳其音樂家合作。風景天寬地闊。錄音時,當地與敘利亞政治局勢正處緊張,在這種隱藏於戰爭邊緣之下的特殊氣氛裡,完成了這首充滿生命力的歌曲!
5.柏拉圖式的愛情 
“柏拉圖主義經常被分類為一種形上學的二元論,有時候也被稱為柏拉圖實在論。依據這種解釋,柏拉圖的形上學將世界切割為兩個不同的區塊:「形式的」智慧世界、以及我們所感覺到的世界。我們所感覺到的世界是從有智慧的形式或理想裡所複製的,但這些複製版本並不完美。”(維基百科,“柏拉圖”詞條)雖然“柏拉圖”的英文是Plato,綺貞卻故意取了另一個諧音的字:Prototype,為英文歌名。這首歌描寫的是充滿樣板的世界,與我們充滿樣板認知的心靈。或許我們的愛,是在模仿我們心中理想的愛情。我們的快樂,是在模仿我們心中理想的快樂。因為這些樣板與模倣,在我們所追尋的、與實際追尋到的事物之間,似乎總有那麼一小段距離。令人悵惘。
6.秋天蒙太奇 
“秋天蒙太奇”是一首充滿畫面感的歌。離天空越來越遠的氣球、轉動的樂園、狂歡的小孩…,都像電影的鏡頭,揭開悲歡離合的故事。主旋律與編曲之間有一種不完全協調感,也彷彿旁觀電影般的感覺。綺貞說她在創作歌詞時,受了楊牧散文中的一段話啓發:“ 幸福並不是不可能的,我們要它,它就來了。”(But Love Me For Love’s Sake,  收在《葉珊散文集》)楊牧的文字寫於1960年。與綺貞這首歌隔半個世紀相對。半個世紀前一位詩人的幸福,與半個世紀一名歌手對永恆的叩問⋯,這當中時間被輕易地跨越,彷彿一場蒙太奇剪接。
7.流浪者之歌 
這首歌是關於一個在回憶中走不出的人。他在回憶之中流浪,忘不了犯過的錯,而難以解脫。在流浪的荒野中,他遇見一棵樹。他看見這棵樹,也有屬於樹自己的凋落與哭泣。在無數樹葉飄落的當下,落葉彷彿在呼喊他,請他成為它的支撐,撐住它的墜落。流浪者透過樹,看見了自己。於是他擁抱了樹,支撐了樹。透過擁抱樹,他也擁抱了自己。接近結尾的地方,電吉他的出現如同一道閃電。就像這個在回憶中受苦的人,心中突然獲得的頓悟。於是他感謝樹帶給他的領悟。而旅程尚未結束,旅人還要繼續向前走。
8.倒數 
雖然時間持續在流動,但在人類的認知裡,時間擁有許多節點。比如一年的開始與結束,或是世界的末日。有了“結束的時刻”,時間就變得不一樣。它使你回頭看,也使你向前望。有什麼不願放下的,後悔錯過的:有什麼是再也無法逃避的,或從此深深相信的…。這或許只是我們人類認知時間的方式。因為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,因此只能用有開始、有結束的方式,來思考無限的時空。  但也因為我們這種不完美與限制,我們必須在有限中為自己找到意義,決定屬於自己的放下、與把握。那將是黑暗中的燭光般,屬於我們的軌跡。 
9.沙漏 
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“時間”刻度。這是綺貞很感興趣的主題。她在英國看了史前文明的巨石陣,其中有一塊巨石標誌夏至當天太陽升起的位置。因此巨石陣可能是史前人類測量時間的裝置,但卻以如此巨大的方式呈現:大地是日晷,巨石是刻度。
她在旅行非洲時,知道了一座愛滋村的故事。這個村莊,男人都外出工作了,回家時就把愛滋病傳染給了村裡的女人。當醫療團隊來為女人們提供救助時,遇到了棘手的問題:村裡的女人們沒有時間的概念,無法按時服藥。因此整個治療過程必須從教會她們看時鐘,帶給她們文明世界的時間觀開始。這首“沙漏”是陳綺貞看了單身父親獨立撫養遲緩兒的電影後寫的歌。
父親與遲緩的孩子,也有不同的時間觀。父親會變老,但孩子緩慢停留在六歲、七歲的年紀。小孩子從來不害怕時間流逝,時間是它玩耍的伴侶。但成人會丈量時間,規劃時間,受時間制約。即使,父子之間存在著不同的時間,有些想法對方永遠無法明白,在這首歌中,兩人之間仍存在著愛,有月光溫柔籠罩著畫面。像用一粒沙想像生命,像大海對著浪花…,愛存在於理解無法到達的地方。。
10.普魯斯特行動 
法國文豪普魯斯特是一個經常對朋友感到抱歉,因此常會過度討好的人。其實是因為他的心思太複雜,太敏感。從他密閉的內在往外望,總覺得會給別人帶來麻煩,或總在猜測別人是否覺得麻煩…。想太多的結果,是他總在不由自主地感到抱歉。“普魯斯特行動”這首歌,表達兩個脆弱自我的相遇。一個沈默傲慢,一個討好沒有盡頭。但換個角度或許對方也是一樣。因為太脆弱而沈默,不知道該在何時釋出善意。在你的世界裡,是否也有一個像這樣的,普魯斯特朋友(或家人)呢?
11.別送我回家
習於從平凡的生活細節取材,寫出深刻情感並且引起共鳴,陳綺貞在某次母親執意要陪她散步回家之後,寫下這首歌。從依賴到獨立,每個人心中的母親,心中的宇宙,永遠都在孤獨的時候默默擁抱著這份孤獨。孩子的故作瀟灑其實是要隱藏心中最脆弱,不願長大的真實感受。率性優美的吉他聲線,搭配金曲奬作曲大師林少英大膽不羈的藍調風格絃樂,娓娓道來,似乎暗示每一部即將啓程的公路電影,都發生在尋常的十字街頭。
12.家
以木吉他為創作基底,陳綺貞的專輯總會有一首讓吉他愛好者愛不釋手的曲目。 陳綺貞從唸書時就開始住校,成為歌手後離家獨自生活,經歷了多次大型海外巡迴,各種目的的旅行,去年在台北租屋,現今又回到蘆洲居住。對照實際的生活體驗,創作也從『旅行的意義』到『流浪者之歌』,從『別送我回家』到『家』。這段過程她看過許多人生風景,卻仍保有一貫的純粹與浪漫,沒有滄桑也不顯露世故。這首溫暖的敘事的『家』看似是陳綺貞私人的隱密獨白,其實也道出這個時代,獨立認真生活的女性,面對生活環境的轉變而對歸屬感所懷抱的思索。
陳綺貞的創作探索繼續往前,我們已經開始好奇她的下一步?